首页 > 体育巴萨亚太总裁:球迷推动足球资本化大潮

巴萨亚太总裁:球迷推动足球资本化大潮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7-13

  上海6月3日体育专电(记者马邦杰 韦骅 朱翃)“谁在推动足球资本化大潮?”在3日结束的国际足球产业大会上,巴塞罗那俱乐部亚太区总裁哈维尔·布鲁法乌做了以此为主题的演讲。他给出的答案不是跨国财团、金融巨头或者土豪,而是球迷。

  布鲁法乌在演讲中没有提及巴萨不久前刚刚和耐克签署的每年价值一亿欧元、为期十年的天价赞助合同。他说:“我们最看重的是草根,顶级俱乐部都是把球迷的热情转化为资本——热情的资本化。如果没有球迷,就没有足球,也就谈不上资本化。”

  他表示,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收入来源有三个:媒体版权出售、比赛日收入和市场营销。三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基础:球迷。诺坎普球场几乎每场比赛都有9万多人聚集,是个完美的高端营销平台,受到商家的青睐。他说:“我们在南亚有个客户公司,公司老板并不喜欢足球,但他看到巴塞罗那能吸引大量球迷关注,因此就和我们签署了合作协议。”

  布鲁法乌说,巴塞罗那的商业模式或许不是最好的,但俱乐部拥有独特的基因,受到世界众多球迷的青睐。他说:“我们的核心战略是做好草根足球,培养本土球员,以此与对手竞争。”

  布鲁法乌曾在中国定居将近7年的时间,从事金融资本工作。自2010年加盟巴萨俱乐部之后,一直关注中国足球市场的动态。他困惑不少,不吐不快。他说:“中国要建很多球场,但如何让观众坐满球场?现在中国都在谈论足球、足球、足球,可问题是:为什么?怎么做?”

  “中国需要建立社会足球俱乐部体系”

  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策略,澳大利亚足协首席执行官戴维·盖洛普和布鲁法乌的看法大致相同。他认为,中国应该大力发展社区足球,建立社会足球俱乐部体系,打通校园足球与社会足球之间的通道。这些工程做好了,就会出现大量球迷,这是成功足球的保证。

  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成功的足球国家都有强大的社会足球体系。政府需要投资足球基础设施,大力发展社区足球,做好社区俱乐部的管理,培训教练和裁判,为足球爱好者创造良好的踢球环境,这样他们就会一直来踢球。”

  盖洛普赞赏中国校园足球计划,建议做好与社会足球的衔接。他说:“我认为校园足球的想法很好,让足球进入校园,孩子们能在早年踢球。然后需要在校园足球和社会足球之间建立连接,这样学生们在离开校园后也能踢球,继续他们的足球生活。”

  盖洛普告诉记者,澳大利亚现有2300个草根足球俱乐部,“它们在勤奋地训练孩子们踢球,为精英足球体系发现人才。草根俱乐部支撑起我们整个足球框架,是我我们澳大利亚足球成功的关键。”

  他透露,在现有人口不足2400万的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足协将推动建立人口多达1500万人的足球社区。“这是我们截止2035年工作计划的首要目标。”他说。

  同盖洛普一起参加本届国际足球产业大会的英格兰足总草根足球培训部门主管雷斯·霍维认为,不能用职业足球的思维来发展社会足球体系。他说:“职业俱乐部足球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买来好球员,就能取得好成绩。但国家队却需要培养本土球星,只能从社会足球体系中去挖掘人才。因此,做好这个体系至关重要。”

  “中国足球缺少耐心和文化”

  中国足球过去不接地气,基层文化缺失。对此,最近两年一直在从事中国草根足球业务的动吧体育创始人兼CEO白强感受颇深。

  他说:“我们没有足球文化,一些地方从校长、家长到政府官员,对足球没兴趣。这点让我很吃惊。现在80后出生的孩子对足球的兴趣和情感,比我想象得要淡泊得多。这是我们开展足球遇到的最大难题。”

  白强不禁感慨:“在中国搞足球就是个悖论!发展足球需要激情和耐心,着急不会出成绩。但现在我们国人的心态,特别从90年代以来,是要快富起来,要快出成绩,要快钱。这就讨厌了,这和足球发展正好相反。我们搞足球,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对足球没有认知。”

  白强发现,现在中国虽然启动了校园工程,但很多学校现在连基本的体育课都保证不了,谈何踢球。他说:“即使在北京,也有一些学校都没有课间休息,就怕小孩活动出事,就让他们坐在那里,上洗手间都要5个孩子一起去。这还不是零星的几个学校存在这个问题。举个例子,有个学生从北京别的学校转到北京草桥小学后第一天,他发现其他同学下课后都跑出去活动,不明白怎么回事。校长告诉他那是课间活动。他听后嚎啕大哭,没想到课间休息还可以活动,他原来的学校课间休息根本不允许他出教室。”

  他认为,现在学生家长对足球的认知成为我们发展校园足球的最大障碍。他说:“现在足球这样的大众体育我们孩子玩得人不多,但像骑马、击剑等这样小众项目玩得人却很多。我们有些家长的心态很奇怪。他会觉得我的孩子骑马、击剑,玩得是贵族体育,你孩子行吗?这成了挣面子、搞吹嘘的资本了。”

  白强表示,现在中国足球首先要解决大众意识问题。他说:“如果我们有类似日本的《足球小将》那样的文化产品,普及足球文化,让家长孩子对足球有清醒的认知,我们的工作就会好做的多。”